狮魂

狮魂
2017-05-19 19:50      卢颖莹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

  •     卢颖莹

        在西江中游沿岸那些大大小小的村落里,活跃着不少当地农民组成的舞狮队。但舞出大名堂来,舞到世界各地去的,唯有禤洲岛上那支在世界舞狮大赛上获得“东方狮王”称号的农民舞狮队了。

        一个周末,我来到藤县县城河西的角嘴码头,准备乘船去往约20里外的江心岛——禤洲岛,一探“东方狮王”故里究竟。

        朝阳初升,码头上人声鼎沸。从邻近村赶来的农民放下肩上那一挑挑水灵灵的时令鲜蔬,把一个足球场大小的货场挤得满满当当。穿过一排排五颜六色的蔬菜担子,我来到码头边上,望着河边不远处那只飘忽着的小机动船,犹豫着如何跨过那晃晃悠悠的简易跳板。这时,几个穿着印有狮子图案红绿运动装,挑着空箩筐的少年,在一阵欢呼声中,一下子就“飞”过了那足有十米长的跳板!

        “大姐姐,去禤洲的吧,我来牵你上船。”说话间,一高个儿少年便“飞”到我身边。船行四十多分钟,江心一片绿洲映入眼帘。波光粼粼的江面上,忽然呼啦啦一阵声响,只见一条又一条红色鱼儿依次跃出水面,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错落有致的弧线,“啪”,高个儿少年单手往空中潇洒地一划拉,不偏不倚,竟抓住了一尾不大不小的鱼儿,引得船上的人们一片喝彩。

        “禤洲岛到啦!”少年们的欢叫声,像是提醒我赶紧下船登岸。我笑问:“你们叫什么名字呀?”少年们齐刷刷地喊一声“姓石”,便风儿一般地没入了那片翡翠般的绿色之中。我踏上码头台阶,抚摸道旁那些苍劲古拙的龙眼树干,穿过碧绿的修竹林,绕过一个个或方或圆的鱼塘,一幢斑驳的两层古宅便出现在眼前——化龙将军府。哦,原来,这便是赫赫有名的抗日名将石化龙将军故居了。那些身手矫健的少年,想必就是将军的后人吧。

        巷陌小楼,青砖老屋,天井方正。院子东边,一株高大的木棉树静默守护着,阳光穿过枝杈,映照在老屋的青墙黛瓦之上,向人们无声诉说着石化龙将军与日寇殊死撕杀的热血故事。“顾我藐躬费几许经营始克落成湫隘室,勉尔小子需万分发奋务期达到专门家”,当我再次站到“化龙将军府”大门檐阶上这幅石化龙将军亲笔手书的长联前,细细品味将军勉励后辈“万分发奋”的家风家教故事时,“咚咚锵,咚咚咚咚锵”,一阵悦耳的锣鼓声,穿林渡水飘然而至。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邻近各处屋宅,少男少女们接二连三地涌出门来,“练舞狮去”的叫喊声此起彼伏。

        循着热烈的锣鼓声,我追赶着少年们的脚步,来到了一片翠竹环绕有个大铁棚盖顶的小广场上。只见一黑衣女教练飒爽地立于场地中间,左点右指,一群俊美少年便齐齐一声吆喝,然后摆开练武架势,一招一式,虎虎生风。就在我看得眼花缭乱之时,广场旁边那栋小洋楼的大门吱呀一响,呼啦啦冲出一头又一头红的、黄的、黑的小狮子,舔毛、搔痒、打滚、洗耳,神情可爱之极。许是发现了陌生人面孔,一头小红狮摇摇摆摆地来到我面前点了几点头,然后便飞身而去,呼一声跃到场地北面那梅花桩上去了。桩阵上,小红狮腾、挪、闪、扑,将那狮子的威猛与刚劲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大约两个小时的舞狮训练,不知不觉便结束了,原先熙熙攘攘的小广场,眨眼间便清静下来。我追寻英俊少年们跃动的身影,穿过弯弯曲曲的花石街巷,踏上村外芳草青青的田埂小道。一畦畦的菜地,一簇簇碧绿的蔬菜,三三两两的乡亲们,神情专注地在田间劳作。“嗨,大姐姐还想看舞狮子吧?”就在我还出神地回想着训练场上那些活泼可爱的小狮子,早上牵我上船的高个儿少年,挑着满满一担农家肥,在不远处的田埂上飞快地前行。见我愣愣蹬蹬的样子,他冲着我高声喊:“每周日我们都训练的。”

        少年清亮的声音,在畎亩阡陌之间久久地回响。我又想起了“化龙将军府”门前那副“万分发奋”长联,恍然间想到了“少年强则中国强”这句名言,那么,禤洲岛农民舞狮队舞出“东方狮王”这样享誉世界的精彩,这份舞狮民俗文化的传承光大,难道不是“少年强则民俗文化强”吗?